桓家(1 / 2)

桓家这支,没什么大出息,太爷这辈只是个从五品的翰林侍读,桓老爷这儿没什么气候,稳稳的守着家,到桓大爷这里,就是提着鸟笼遛弯了,不然欢酌何至于入宫小挑来。至于这小挑,瞎猫碰到死耗子,总的来说欢酌的福分和运道够。

这档子欢酌成了皇妃,桓家内宅有老太太压着,外头桓老爷管不得那么多,虽拘着桓大爷读书,偶然不留神没注意,人就惹事了。

也不算是惹事,不过是提着鸟笼往烟柳巷子一逛,就有人认了出来“这不是桓大爷吗?”来回间一拉一扯的,就是进去了。

进去了,难免不醉在温柔乡,和老相好一道玩玩。

玩也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是被人捧高了几句,喝了酒闹了事。

桓家想息事宁人,可对方几个借此想讹诈一笔。

“打了人还不用赔钱了?”看样是主事的人,蛮横的站在过道前,手里的长棍一撞地,哼哼了几声,后面几个小跟班也嚷了几句,亏桓大爷也是个有经历的人。

虽然没带小厮,桓大爷虽然慌,但也能稳住。好歹是皇妃的兄长,桓大爷有底气。盘着手里的狮子头,一甩后头的发,背着一只手,看似是云淡风轻的。实则后面的手,抖的不成样子。桓大爷不敢讲妹子在宫里头,若是在这种地方被传出去这种话,桓老爷把他剥层皮都是轻的。

桓大爷生的粗俗,两眼相眯着,神色猥琐,驼着背弯着腰提着鸟笼,或者踹着蛐蛐,领着一个相同两目直往人胸前扫的小厮瞎逛,遇到小娘子甩一个眼神,得一句登徒浪子的名号。

娶了妻,纳了妾当了阿玛正经了些,被桓老爷也管住了,才偶尔出来造次一下。

“桓爷,您看,我这也是小地方,这……你要不就赏他们点钱,这事就算了?”龟公不知何时从边上挤了出来,哈着腰道。

桓大爷得了脸子,更是轻蔑的一笑,出来逛花街,他荷包里还是有几两银子的,不过是嘚瑟点撞了一下人,要陪钱,他可不愿意。

争打人和撞人,是争不清了,识时务者为俊杰,况且对方也人多,桓大爷很有自知之明。

这间院子名号不大,也没什么大人物,桓大爷算一个隐藏的头等客人了,可对方这几个,怕是就是来讹钱的。

桓大爷无法子,老相好春娘也捏着帕子扭着腰枝过来“爷,就赏他们些吧,您大人有大量,犯不着同这些人计较!”这样立在过大上,让人如何做得生意?

桓大爷哼了一下,把腰带上的荷包一勾,扔给了对方。

对方一接,抛着掂量了一下,也就是散了。

都是老手了,赚些外快而已。

若是从前出来,桓大爷定不会这么窝囊,也该斗一斗。但是今时不同往日,他也要窝囊一下。

对方走了,拿钱消灾了,搂着一把小腰,呵呵的进门听曲喝酒了。

喝的微醺,呵呵的开心笑着,步履蹒跚的摸回了家。

桓老爷早就知道桓大爷溜出去了,还知道他去了巷子。早有人在等在后门捉他了。

最新小说: 至爱疆情 爱上小泉一郎 穿越盛世繁华 传教士的文化之旅 易烊千玺再见不如遇见 穿越之变身大反派 有,感 绝对止境——起 禽不自禁·总裁老公请止步 无双至尊